招行中高层更迭,又一马蔚华时代老将要卸任,章程新条款“市场化选人用人机制”意味深长

发表时间:2019/4/4   来源:券商中国   作者:刘筱攸
[导读] 一个需要注意的信号是,招行今年刚刚修订了公司章程,在第十一条条款新增了“坚持市场化的选人用人机制和薪酬激励机制”。事实上,任人为贤的逻辑一直在招行的经营路径上有所体现,也是招行引以为傲的体制基因。

马蔚华时期任命的招行副行长,目前只剩下了常务副行长李浩以及副行长唐志宏,其他副行长皆在近两年相继卸任。

而现在,继丁伟、王庆彬、朱琦后,招行老将李浩也将到期退休,也就是说,后马蔚华时代也随着这些副行长们的陆续卸任,彻底谢幕。

一个需要注意的信号是,招行今年刚刚修订了公司章程,在第十一条条款新增了“坚持市场化的选人用人机制和薪酬激励机制”。事实上,任人为贤的逻辑一直在招行的经营路径上有所体现,也是招行引以为傲的体制基因。

恰逢该行高管层新老更替,“市场化选人用人机制”能否在招行金融科技银行转型赛道上,继续构筑体制护城河优势,值得关注。

又一马蔚华时代老将将卸任

近日原国开行纪检监察组原组长、党委委员王云桂出任招行党委委员。这在一向遵循市场化体制机制的招行并不多见,更别说该行组织人事关系已在一年前划转至招商局集团党委。而他是否会在招行副行长更替中谋得一席以及下一步工作安排,目前仍是未知数。

有媒体将空降党委委员的动态,与二月份招行两位副行长辞任(朱琦、赵驹)、董事会同意聘任两位新副行长(汪建中、施顺华)、并在三月中旬提拔两位行助(刘辉、李德林,均待监管批复)的背景结合起来,称这是为常务副行长李浩到期退休,招行对高管做的梯队储备。

随着李浩的到期退休,与其同在马蔚华时代被提任副行长的,就只剩下了唐志宏。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招行用人逻辑一向较为市场化,每个时期的经营层的烙印都与“派系”无关,而较为实干。这也是招行展业30多年来领导班子稳固且市场化逻辑能得到良好传承的原因。

上述五项人员变动,王云桂的到任显得较为特殊。在去年4月,招行组织人事关系已在一年前划转至招商局集团党委。在不少招行内部人士看来,北京分行行长汪建中与公司金融总部总裁施建华的副行长升任之路,理所当然,因为二人均在招行有过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有着较为丰富的对公业务经验;而资管部总经理刘辉、上海分行行长李德林将被提拔为行助也并不意外,因为两人都有重要业务部门的掌舵经验。而王云桂下一步的任职职位,引起了招行内部的高度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招行在今年初新修订了公司章程——第十一条变更为“本行以效益性、安全性和流动性为经营原则,坚持市场化的选人用人机制和薪酬激励机制,实行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担风险、自负盈亏、自我约束”,其新增的内容为“坚持市场化的选人用人机制和薪酬激励机制”,这19个字意味深长。

谁来接棒常务副行长,还要不要设常务副行长

分管财务多年的常务副行长李浩,将到期退休。谁来接棒,招行内部高度关注。

“李行长在我们行十分关键。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他其实已经相当于很多行的行长了。因为招行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行长负责制,所以田行长(田惠宇)就相当于其他行的董事长,而李行长就像其他行的行长。这么说有点夸张,但差不多可以这么理解。”另一名招行人士告诉记者。

确实,招行是少数的把行长负责制写入公司章程的商业银行。

“本来以为是刘辉总接任,因为她履历比较符合,跟李行长一样也是财务条线出来的。现在看来不是了。那么我们也在想,谁还能接?或者这个职位是不是就不设了?”上述招行人士对记者说。

将被提拔为行助的刘辉,此前历任招行计财部、风险管理部、资产负债部、资产管理部总经理,一度是接替李浩的热门人选之一。而其目前仍任资管部总经理,在其将来正式任职行助后,资管部将会迎来新的掌门人。而事实上刘辉接任资管部总经理也只有一年多时间,在此前任资管部总经理的是已经升至招商局集团的周松。

总之,谁来接棒常务副行长,成了高管更迭中的招行,最被热议的话题。

市场化体制能否继续在金融科技赛道大放异彩

有资深观察人士指出,招行拥有中国国情下最合理的银行市场化体制,并列举三个要素如下:一是极具开放意识、总部位于香港的央企大股东——招商局;二是理性克制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低于30%;三是先进、完善的公司治理架构——前文说过的董事会领导下的行长负责制。

正是合理的市场化体制、任人唯贤的经营逻辑,保证了招行能够保持30多年的经营班子稳定和顺利更迭,以及铸就了目前1.6倍市净率、估值是诸多大中型银行两倍有余的市场表现,和它最为业界称道的“零售之王”地位。

有一个能深刻展示招行市场化体制和深入骨髓的市场化运营逻辑的例子——招行在最新修订的公司章程中,新增了一个条款,即新章程第二百六十一条:

为贯彻落实‘科技引领’战略原则,加快向‘金融科技银行’转型,本行制定年度财务预算方案时将持续加大对金融科技的投入,每年投入金融科技的整体预算额度原则上不低于上一年度本行经审计的营业收入(集团口径)的百分之三点五;其中,投入经董事会授权成立的‘招商银行金融科技创新项目基金’的预算额度原则上不低于本行上一年度经审计的营业收入(集团口径)的百分之一。

也就是说,2019年,招行的金融科技投入将会不低于87亿元;其中,划拨给招行科创基金的预算达到24.86亿元。

招行是唯一一个,将金融科技投入预算以明文列入公司章程的商业银行,这直接体现该行紧贴市场形势做出战略与战术调整快节奏,而这恰恰是市场化体制与机制赋予的。

招行目前正在发生的部分高管更迭,将如何继续延续市场化用人选人的逻辑,市场给予正面期待。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